Site Loader
111 Rock Street, San Francisco

   北司镇抚使刘大刚走,司礼监秉笔兼东厂提督黄锦就来了。

   黄锦一进大厅就问贺六:“老六,东西找到了?”

   贺六接着装糊涂:“东西?什么东西?”

   黄锦急了:“还能是什么东西?百官行录啊!杂家的干爹吕公公说了:老六找到百官行录有功,只要这部妖书到了他手上,他立即上奏折给皇上,请旨在东厂增设一名指挥使。到时候,你就是东厂的首任指挥使!还有之前允诺的赏银,也会马上给你!”

   贺六朝着黄锦笑了笑:“黄公公,可属下并未找到百官行录。”

   黄锦的干爹吕芳虽然老谋深算,黄锦这人却是直来直去的直肠子。

   黄锦直言道:“老六,你就别编瞎话了!没找到?东厂在天津卫也不是没有耳目。杂家已经收到了密报:说你在塘沽口外獐子岛挖出了一个大木箱!木箱当中没有金,没有银,满满当当装着的都是书!那些书要不是百官行录才是见了鬼!”

   贺六却摆摆手:“没有的事儿。黄公公的耳目怎么净收些假消息?”

   黄锦瞪了贺六一眼:“老六,刚才我在门口遇见了小阁老。呵,你说实话,是不是严首辅那边开的价码比我们东厂要高?你把百官行录给了严阁老、小阁老?”

   贺六直言不讳:“小阁老那边给属下开的价码的确不低:一个两淮盐运使的位子,外加十万两雪花银。可属下并未找到百官行录,就算是想当那个两淮盐运使、拿那十万两银子也没机会啊!”

   黄锦尖声尖气的冷笑一声:“到底是找到还是没找到,就只有鬼清楚了!老六,好自为之吧!”

   说完黄锦转身离去。

   长发美女面容姣好气质迷人

   老胡从大厅后走进来,对贺六说:“老六,你又得了个好自为之的考语。”

   更新最快上

   贺六道:“嗯,现在吕公公、黄公公也巴不得吃我的肉,扒我的皮了。裕王那边的人怎么还没动静?不能够啊。”

   有道是说曹操,曹操到。大厅外响起衙役洪亮的通传声:“兵部尚书张居正求见!”

   内阁次辅徐阶、兵部尚书张居正、户部尚书高拱乃是裕王党中的三大干将。

   张居正这人脾气与高拱不同。高拱性急,脾气火爆。张居正则是那种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,时时刻刻都温文尔雅的人。

   张居正坐到大厅正中的一张太师椅上。

   贺六和老胡连忙拱手道:“属下拜见张部堂。”

   张居正道:“免礼。”

   与刘大、严世藩、黄锦三人不同,张居正一上来,没有问百官行录的事情。

   张居正只是感慨着朝局:“贺六,你做着锦衣卫的十三太保,对朝局有何看法?”

   贺六道:“属下是个粗人,只知道办好上官交待下来的差事,不懂什么朝局。”

   张居正道:“唉!如今的朝局艰难的很啊!两京一十三省,今日蝗灾,明日旱灾,后日水灾。鞑靼人虽然已在十年前与我们议和,这十年没有大规模的南下入寇,小股骑兵的骚扰却是不断。。。。处处都要用钱,国库的进项却是一年比一年少,早已经入不敷出。。。。。”

   张居正从尧舜禹汤说起,历数了朝廷的种种艰难。

   良久,他话锋一转:“贺六,你可知道为何国库的收入年年减少?”

   贺六摇头:“属下是小人物,不懂此等大事。”

   张居正继续侃侃而谈:“告诉你罢!归根结底都是因为大明如今的吏治**!从六部,到下面的省、府、州、县,大批的官员想的不是报效朝廷,报效皇上,想的却是中饱私囊,挖空心思的盘剥百姓、贪污官银、收受贿赂。他们就像是蝗虫,寄生在瘦骨如柴的朝廷身上!他们才是朝廷最大的敌人、皇上最大的敌人!”

   贺六拱手:“受教了张部堂。”

   张居正又道:“苍天有眼。为我大明降下了一位英明的储君!裕王爷早已看出了朝政的种种弊端。哦,我倒不是说皇上就不英明。皇上之聪明睿智,的确是旷古少有。只不过,一些奸臣、谗臣蒙蔽了他老人家的双眼。嗯,言归正传,看我大明的气数,裕王爷迟早会接位。裕王爷早就跟我说过自己整饬吏治的决心!既然是整饬吏治,就要将那些贪官污吏统统杀干净!假如裕王爷拿到了百官行录,就能按图索骥,把朝廷里的那些蝗虫都踩死。到那时候啊,朝局会焕然一新!咱们大明,就有了中兴的机会!”

   张居正一番长篇大论,终于说到了正题上百官行录。

   贺六只是一个劲唯唯诺诺:“嗯嗯嗯”、“是是是”、“对对对”。

   张居正凝视着贺六,伸出了自己的手:“贺六,我说了这么多,拿来吧!”

   贺六一晌午第四次装起了糊涂:“拿什么?”

   张居正不紧不慢的说道:“自然是百官行录!将这东西交给裕王爷,你就是大明朝最大的功臣!我知道,这样做,你会得罪陆指挥使、吕公公、严阁老。你放宽心,裕王爷会保你。我也会保你。我会把你调到兵部,先委屈你做个武库司郎中。待到他日裕王爷登基,你就是整饬吏治的大功臣!说不定裕王爷会把整个锦衣卫都交给你管!到那时,你就是朝廷新任的锦衣卫指挥使。”

   贺六心里暗想:得,这些人的价码越开越离谱了!竟然空头画了饼来引诱我。这块饼也够大竟然是锦衣卫指挥使的职位。

   张居正说完,平静的看着贺六:“你能坐上锦衣卫十三太保的位子,想来也有几分头脑。一头是裕王爷大明未来的皇帝,一头是陆炳只是皇上的家奴。一头是严阁老不过是皇上拿来管家的臣子。一头是吕公公他只是个伺候人的奴婢。你这样的聪明人,应该知道站在哪一边!”

   贺六继续装糊涂:“张部堂,今日您的话,句句在理,句句振聋发聩,让属下醍醐灌顶。可属下还没找到百官行录哇!谈何报效裕王,报效朝廷?”盘她s直播app下载最新

Post Author: admin